枝首鹰

all路飞党,主食索路
时潜水时活跃

我收到了!好厚的一本!纸质也好棒!两位老师的明信片真好看!
洗完衣服泡杯茶好好品一品!
贝老师辛苦了(≧∇≦)/
@傻狗啃扇贝

即使不中我也要去,啧啧啧

晚安,这是一辆短途车。(图3)

论坛里有。不行私发。

今天也是为索路哭泣的一天……(谁管你!)

我哭泣了……😭索隆真的是很了解路飞了,知道路飞那看似随意的说法是多么的认真,知道只需要看着路飞就好了……

原则和爱(下)

原则和爱(下)

警察×消防员

前情见(上)

终于把坑填平了!😭

――――

路飞望向已经被大火烧黑的大厦,直觉索隆并没有到多高的楼层,他向自己的队友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的冲入大厦。

虽然火已经熄灭了,但灰尘依旧多的呛鼻,路飞上了楼,他记得他们是在三楼发现了电梯旁的小孩,电梯里面的魔法阵肯定也不是大厦自带。

他很快就到达了三楼,却没有发现索隆的身影。他向环顾了四周,这里静的可怕,染黑的电梯门诉说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火灾,空气中呛鼻的塑料燃烧后的味道也昭示着这里不适合人呆。

他并不知道索隆在哪里,却凭着直觉又上了一层楼。四楼是卖家具的,每个店铺都有自己的装修风格,过多的门和弯道使得找人困难升级,要知道,索隆警官是一个路痴。路飞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向记忆中工作人员值班室走去,想要打开门却发现门被堵死。他向后退了几步,一个冲刺撞向它,一次,两次,三次……门终于被撞出来了一条缝,不过这一条缝足够让路飞把手伸进去,他摸到了木头,堵门的应该是一个实木桌子,他收回手继续撞,终于,路飞可以侧着身子进去了。

门内很黑,里面有一张堵门的实木桌子,有一张工作台,有一个沙发,有一把椅子。路飞站在中间,思考者是谁把桌子放在门后,而里面的人又去了哪里。

索隆此时面对的就是对讲机另一头的人的面前,那个人坐在轮椅上,面颊低凹,颧骨突出,眼睛发出灰色的光芒。
“欢迎。”与对讲机传出来的声音竟是一样的。索隆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别这么拘谨嘛,放松点。大厦周围的群众不是已经疏散了吗?”

轮椅背后的监控器闪烁着白光,“现在这里也就只剩下你,我……还有一位可爱的消防员了。”
索隆目光一凛:“你说什么?”
“字面意思。”

路飞在那里到处摸索着,他移动了沙发,发现沙发后面有一个暗门,他推动了暗门。

“我想你们一会就见面了。”那个人挑起嘴角。索隆仍然面无表情。“你们真的很有名啊,真是羡煞旁人。一个断案无数的警官,一个救人于水火的消防员。知道你们在一起了整个社会都震了震。”

对面黑暗中传来了不确定的一声:“索隆?你在吗?”索隆应了一声,然后对那个人说:“谢谢你关注我们。”
“呵呵。”

路飞来到索隆旁边,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你们还记得一年前吗?也是在一个大厦里,也是这么一场大火。”那个人仿佛进入了什么虚无的世界。

“我的老婆正是死于那场大火。她在电梯里好好的,就在烟窜起来的那一刻把孩子推了出去,从那一刻起电梯门再也没有打开过。我赶到那里,不顾公职人员的阻止冲了进去,缺只看见了我那被烟熏的昏迷的孩子。我的腿像是被灼伤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但这都没有我的心疼的那样永生难忘。”他停下了,用手捂着脸。


“我失去了我的挚爱。我在医院的时候也不能好好的照顾我的孩子。我十分苦闷,直到我在新闻上看见了你们二位的结合。我笑了,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仍然可以如此幸福,我为什么不可以?我看向身旁,只有令人绝望的空白。”
“所以你选择重返现场?”

“如你所见,消防员先生。听说灵魂可以找到自己的死亡之地,如果把当时的情景还原出来,那么灵魂会重生。”
“难道你真的信什么神?”

“我要是信了,我还会准备后面的礼物吗?”门外传来了一声低蒙的爆炸声,接着,隔一段时间就又传来了声音。声音越来越清晰。
“既然你不信,为什么这样做。将无辜的孩子拉入这场永不停息的悲痛中,你这样做你的妻子会怎么想?”
“我的孩子……他还好吗?哈哈哈你们从后门出去吧,出去后告诉我的孩子,让他好好活下去。”


路飞看见了缓缓打开的门,迅速上前推着轮椅往外面冲。索隆跟着跑出去,一路飞奔,后门是疏散通道,一个人推着轮椅很不方便,两个人干脆抬起人往下跑。

门口的警察和消防员都很担心,看见他们安全出来都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们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要殉情呢。”

索隆指了指后面抬着的人:“要殉情的不是我们,是他。”

把人交给医护人员后,两个人坐在车上看着对方脸上和炭一样都笑出了声,拿毛巾随便擦了擦。
“你们为什么要管我。”面颊消瘦的那位被医护人员推了过来。与之前见面的时候不太一样,这次他的手上戴着手铐。
“很简单,这是我们的原则。你想给你孩子说什么,还是你自己去说吧。记住,你的话对你自己也同样适用。”索隆板着脸。

看着那个人被警察带走,路飞才想起来了什么:“索隆。”
“嗯?”
“你的脸上还是黑黑的哦,像花猫一样。”
索隆这才想起自己只是随便擦了擦脸,前面又故作严肃的教育别人,真的是丢死人,脸一阵红一阵白,抓起旁边的毛巾就往路飞脸上糊:“你的不也是吗?笨蛋。”

凯多手下这么可爱的吗😂

基路股涨势大好啊!嘴角疯狂上扬!
怎么这么甜啊啊啊啊啊啊!!
疯狂购股!你们确定不来几股吗?!

原来顺序是这样的:娜美走了――路飞撒娇就要娜美――索隆正准备走――鹰眼来了――路飞看着索隆那边――娜美走远了――淡定的看着索隆――索隆处于下风,有些按耐不住了――“索隆!!!”
看来我得继续复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