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首鹰

all路飞党,主食索路
时潜水时活跃

修罗场

🌟索路\香路
🌟一直想看的画面
🌟可能是一系列

一 娜美的场合

新世界的天气总是善变的,娜美站在甲板上感受到了空气中湿度、风向的变化,她立即嘱托船员们拉好帆往反方向走,船员们很听话,这让娜美感到欣慰。

但是,在一片忙碌的声音里有一个带着抱怨的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娜美~往反方向走的话我们就偏离航道了吧~”娜美温柔的给了声音的主人一个爆栗:“放心吧,船长。这种风很罕见,不过我是不会出错的,肯定会按照你的航道(重音)走的。”

“啊~这样的娜美小姐也好可爱~”山治荡漾的飘了过来:“听见没有路飞,娜美小姐说可以到就是可以到!”路飞拍了一下帽子:“嗯,我相信娜美。”并展现了他天使般的笑容。娜美的脸红了一下,马上又被山治打扰了气氛:“娜美小姐想要什么下午茶呢~”“橘子汁就好。谢谢啦。”娜美对着山治眨了眨眼睛。山治又荡漾着走到厨房,路飞舔了舔嘴唇,感觉到了口干:“山治!我也要!”山治立马骂了回去:“混蛋,没你的份!”

路飞不满的扁嘴,嘟囔着:“反正你要做嘛,多一杯又不会怎么样。”“喂,快去做。”在旁边假寐的索隆补充道。这引起了山治的怒火:“混蛋剑士,你插什么嘴!又没有你的份!”

“呐,山治快去做嘛~我真的好渴啊~”路飞的话成功阻止了一场打斗,山治哼了一声进了厨房,索隆依旧靠着船桅休息。

船上暂时安静了,路飞又在到处张望,看看自己的伙伴正在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娜美坐在沙滩椅上看报纸,罗宾在图书室,弗兰奇在船坞,乌索普在浇花,乔巴在医务室看医书,布鲁克在喝茶。这些都不能勾起路飞的兴趣。

他眼睛乱瞟,最终把目光放在了索隆身上,索隆闭着眼睛,给人一种很安宁很温暖的感觉,路飞看着看着竟然也开始打瞌睡了,在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之后,就窝在索隆旁边睡着了。

娜美看完了报纸,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大事,难得轻松一回,她伸了伸懒腰,向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山治还没有弄好,她目光向下移了一下,却看见了索隆不知何时将路飞圈在了怀里,嘴角带笑。娜美仿佛被这种安静且温暖的画面感染了,不自觉的也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山治推开厨房的门,就看见了金黄色光芒的背景下娜美恬静的笑容,山治感觉心脏跳动的快了一些,以极快的速度端着橘子汁到娜美的面前:“娜美小姐,让您久等了。”娜美接过橘子汁:“谢谢山治君~”

山治荡漾了一会,想到下面还有两个烦人的家伙,便很不耐烦的朝那个方向看,结果被那副画面刺激到打了一个冷颤,然后从心底冒出了无名火,一个月步下去,踹了索隆一脚。索隆睡的本就不深,被踹之前护了一下路飞。

索隆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用眼神和脸色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怒火,山治额头上已经暴起了青筋,同时也让自己变成火焰的黑足告诉索隆有杀了他的想法并且现在要付诸于实践。

索隆会意,他并不介意和这个厨子打一架,但是路飞还在他的怀里安然的睡着,他不能这么做。看着山治燃烧的背景,他意识到他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

索隆扶上刀鞘,调整好出鞘角度,时刻准备着用出他那“只见刀光不见刀”的招数来灭了这个读不懂空气扰人清梦不知好歹的家伙。山治也时刻准备着在不会伤害到路飞的地方把这个满头绿毛不怀好意心机颇深的家伙踹出伟大航路。

刀光火影就要在下一瞬间爆发了,这一刻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厚重宁静,是夕阳被黑暗一点点吞噬时的霞,是地震海啸来前紧张的事态。就在这箭要离弦的关键时刻,路飞醒了。

路飞有着野兽的直觉,他感受到了杀气的压迫和冷意,他醒来了。可能是睡了有一段时间,大脑并没有做出什么思考,他的鼻子率先工作了,他闻到了橘子汁和从厨房里隐约的肉的香气。

路飞从索隆怀里脱离出去,顺着味道来到了山治的面前:“嘻嘻,山治果然很好!”一句话熄灭了山治心头的火气。
索隆怀里突然空了起来,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冷意,看着路飞走向山治,说了一句他并不认同的话让山治平静下来,心中更加不爽快。“圈圈眉也就不过如此罢了。”

山治怒视了索隆三秒,然后又笑着揉了揉路飞的头:“厨房里还有肉。”路飞立马星星眼的看向山治:“真的吗?太棒了!”给了山治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拉长手臂冲进了厨房,厨房的桌椅被冲击力撞的乱七八糟,发出了各种叮叮当当的响声。

山治心情很好的看着索隆,索隆的脸黑到可以和夜叉相媲美了。“死厨子,你也就这些本事了。”“多谢夸奖。”
山治又转向娜美的方向:“娜美小姐~可以吃饭了哦~”

目睹了一切的娜美表示想给这两个笨蛋一人一拳再罚他们二百五十万贝利,尤其是山治。

但是娜美只是给了这两个笨蛋一拳,并没有罚他们的钱。为什么?因为路飞下下年的零花钱已经没有了,索隆的零花钱够给路飞买衣服买玩的(当然,这样索隆自己本人什么都买不了了),山治的零花钱够给路飞买各种吃的了(同上)。

后来,知道了娜美算盘的乌索普表示:什么魔鬼夜叉都比不过娜美。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