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首鹰

我叫路人丙,是个路人。今天的我一如既往的普通的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
咦?那边的树林里面有动静?

路人甲:(跳出来)哈,罗罗诺亚.索隆,久仰大名,但你今天碰见我就是你的不幸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隆:……(砍了)
路人乙:(挡路)你居然把路人甲给砍了!我要报仇!
索隆:……(砍了)


我,一个普通的无辜的路人目睹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场面。我认为我应该开口问一些什么来缓解一下内心的恐惧。


路人丙: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咦?我怎么会问这种问题?人家大名鼎鼎的大剑豪爱在哪里在哪里关我什么事?怎么办,好尴尬啊,在线等,挺急的。
索隆:恩?他们又走散了啊,真是的。
啊嘞?大剑豪居然说话了!虽然还是忽略了我那愚蠢的问题。不,他大概是回答了?


路人丙:呃……你要去城中心吗?那里会比较有趣……我正好要去一趟那里。
索隆:嗯。我的伙伴们刚好也在那里。一个个的真不让人省心。
啊,他居然真的要去城中心,怎么办,妈妈我好怕怕啊……话说,怎么有种迷之欲盖弥彰的味道呢……


于是,为了平复心情,我就走在了大剑豪前面带路。终于意识到把背后暴露给了敌人(?)的我回过了头……
咦?大剑豪人呢?人来无影去无踪的,真不愧是大剑豪啊!
嗯?那右边的小路上貌似有个高大伟岸还是熟悉的眼色还是熟悉的配方的傲然独立的身影。
啊,那个就是大剑豪本人没错了!
不知为何我的担忧全然消失了。


路人丙:(追上)我明明就在你前面带路啊,你怎么会走到别的小路上啊?
索隆:……
路人丙:(无奈的向城中心的方向指去)
大剑豪一定是敏锐的察觉出来了我那忧伤的兰花指的线索所在,看着他向着我指的方向走去,我欣慰的笑了。

……

为什么您走直线还能带拐弯的呀!大人物都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吗!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身为普通人的美好与幸福。
在我感慨人生之时,大剑豪突然邪魅一笑,转身向着某一总之不是城中心的方向走去了。咦?我为什么要用邪魅一词?

……

我无奈了,这个世界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的视线随着那抹绿色而去,然后一抹红色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啊,我居然有幸遇见了大名鼎鼎的草帽海贼团船长,我为什么不去买张彩票呢?赌马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

路飞:(看见索隆后眼睛一亮)索隆~~~~~~我迷路了~你怎么在这啊?
拜托,您都迷路到了这里,这位大剑豪难不成还是来这穷破郊区来办事的吗?
索隆:(面色不改)噢,有些事情来处理一下。
不愧是大剑豪,说谎都脸不红心不跳的。


路飞:噢~这样呀!娜美他们还在城中心呢!我们去找他们吧!
索隆:啊。
路飞:喂索隆,我们走哪啊?
惊!居然问这位路痴大剑豪路?船长也是白痴吗?
索隆:在右边吧。
路飞:好!走左边!
看来船长并不是白痴啊……突然觉得放心了是怎么回事?


大剑豪和船长朝着正确的地方前进,我安心的跟了上去。看来大剑豪并没有向他的船长说起我这个好心的路人的事情,因为他的船长问了我是谁。
我立马精神起来了,被未来海贼王询问名字什么的一定要正式并且要严肃对待啊!
路人丙:我叫路人丙,是个路人。
路飞:嘻嘻嘻嘻嘻,你认识了有趣的人呢,索隆。
我居然被未来海贼王评价为有趣的人。我干嘛不去买张彩票呢?赌马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

万万没想到,大剑豪在船长身边居然不会走散,即便走散了他也是会像磁针指向磁场一般回到船长身边。

……

看着大剑豪和海贼王的背影,我貌似知道了什么鲜为人知的自然规律。
我果然还是试试去买张彩票吧,还可以再赌个马。

兽王X狼人

🌟索路
🌟兽王×狼人

夜的到来总是会有预告的,如果你注意的话。它总是会让夕阳染红一丝云彩或是让光线折射出美丽的紫红色吸引你的眼睛,然后悄然无声的将远方景物用一层又一层的暗蓝遮罩住,直到那美丽的颜色消失在天边。


启明星总是最早在夜幕上报道的,它就像是一盏明灯,指引其他星辰的到来,直到今夜上班的星辰都到齐,发出闪烁的光芒。夜这才算是将开场做到了圆满。


茂密的森林总是黑的最快的,偶而有星光月色倾泻下来,也无法完全驱散森林中的黑暗。兽王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也活动着,他总是这样亲力亲为的守护着他的领地。


部下急促的脚步声带动着落叶的沙沙声:“兽王陛下,前方山崖下发现一头人类幼崽!”


兽王闻讯赶往部下所说的地方。


那里已经被部下们围的水泄不通,火把将黑暗驱散出了这片区域。兽王傲慢的走近那个人类幼崽,低眸看向他。


那个人类幼崽丝毫不理会外界,自顾自的酣睡着,嘴巴里还含着手指,由于火把驱散了夜的寒冷,他翻身朝上,把腿脚伸直,嘴巴里还啧啧的发出声音。


兽王发现这个人类幼崽的衣襟里有一个纸条,他弯下腰用两指夹起那张纸条。纸条上面写了五个字:蒙奇.D.路飞。兽王挑了挑眉――不知在想什么,也许他什么也没有想,把那个人类幼崽抱了起来。兽王向部下示意准备一张床,在他的房子里面。


兽王的房子是用石头砌起来的,中间用柴烧着火,这使得房子里非常暖和。兽王抱着那个人类幼崽坐到他自己的毛皮椅子上。


部下的动作非常快,一张结实温暖的床很快就出现在了兽王的房子里。兽王想把人类幼崽放在那张床上,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他紧紧攥在手里。兽王只能把衣服脱下给他当被子。


人类幼崽睡眠质量很好,一个晚上不吵不闹。兽王表示很欣慰。心里计划着将这个人类培养成为优秀的战士。


兽王并不讨厌人类,他的恩师就是人类,恩师教他剑术教他如何与其他人类打交道,他喜欢那段时光,可惜,人类寿命有限而短暂,他眼见恩师的老去却无能为力,而他也因成年而要回到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罗罗诺亚.索隆就是兽王的姓名。这个姓名是族类的骄傲,也是兽王所要背负的一切。


他强大,有力量,有勇有谋,是族类的顶点。这是属于他的勋章。背后的奋斗,坚持,拼搏是使他成熟的火,是这些让他成为优秀的年轻有为的兽王。



路飞食量出乎意料的大,但他成长的速度却也是出乎意料的快速。索隆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他凑近路飞细细的嗅着,果然有不对劲的地方。他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索隆问。
“我是路飞。”正直的一脸无邪的回答。
“你身上人类的气味已经散去了,替而代之的却是狼人的气味。”
“哦,这样啊。”路飞丝毫不在意的继续啃着手里的肉骨头。


索隆一直对路飞这种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格没着,用手捏了捏眉心,暗自叹了口气。
狼人一族虽归属兽王,但他们拥有一定的自主权,他们到一定的时间就会闭关,拒不见客,闭关前进去的人在闭关期间一概不会放出去,闭关后回来的人却对其闭关的事情一概不说。这倒也没有什么,狼人一族忠心耿耿,一片赤诚天地日月可鉴。


可是索隆仍然忧愁,狼人一族又要闭关谢客了。路飞不能一直放在他这里不告诉他的族人吧,情里面里的都说不过去。



路飞吃完肉见索隆皱眉叹气不知道在想什么,顿觉索隆的样子有趣,便凑近索隆的脸盯着他看。


索隆才从思虑中脱离,就被在眼前放大的脸给吓了一跳。路飞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索隆见路飞笑他,气的脸都绿了,拎起路飞就是一个爆栗。


路飞这才止住了笑:“你在想什么啊?脸都皱在一起了,难看死了。”索隆听到这话,脸上勾出一抹笑容,额头上却是青筋暴起,又赏给路飞一个爆栗。

狼人一族一结束闭关,索隆就带着路飞去狼人部落了,狼人看见索隆都是毕恭毕敬的,但听说索隆是来找路飞的家人的却都不知其情况。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头绪,索隆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和狼人头领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又带着路飞离开了。

“呐,索隆,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我的家人呢?”
“你是狼人一族的,知道了你的种族总得和你家人说一声你在我这里吧。”
“说不定我的家人早就死了呢。”
“嗯?”
“你不是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你捡到了吗,而且我的衣服里面还塞了有我名字的纸条。这不就说明了家人已经不要我了吗。”路飞淡淡的说出了这些话,感觉就像是说今天天气真不错,晚餐吃什么一样。


索隆的心突然感觉被揪了一下,他抱住了路飞:“没关系,你还有我。”


索隆后悔说出了这句话,因为路飞开始变本加厉的来打扰他工作,并且以各种各样的根本不成立的理由来要求索隆陪他闹陪他玩。

索隆捏了捏路飞的脸蛋:“你差不多行了啊,你现在也是该练习实战的年纪了。从现在起,去强尼那里报道。”路飞听到后眼前一亮:“终于可以实战练习了吗?!太棒了!我现在就去找强尼!”

路飞愉快的从索隆的腿上下去,撸起袖子甩了甩膀子,兴致勃勃的向门口走去,但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回过身来飞快的向索隆扑去并在索隆的脸上舔了舔,然后又飞快的跑了出去。

索隆捂着脸看着路飞的背影,无奈的说:“这小子,这么高兴啊,尾巴都出来了。”殊不知,自己的眼神也因此柔了下来。

狼人是天生的战士,学习实战上手很快,路飞又喜欢这些,所以他很快掌握了实战方法,并且在打猎和对战中获得了丰富的经验。

索隆很满意路飞的成长,路飞有好好的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很快就变成兽王亲卫队队员了。索隆心情很好的给路飞准备了一大桌子肉来庆祝路飞的晋升。路飞也很高兴有这么多肉可以吃。

“我果然最喜欢索隆了!”路飞笑着说。
“好好,我知道了。”索隆夹给路飞一块肉。
“我说,我最喜欢索隆了。”路飞又重复了一遍。
“嗯嗯,我知道了。”索隆没有管路飞。毕竟路飞的脑回路一直都很奇怪。
“我说,我最喜欢索隆了!”路飞突然放大声音,把索隆吓的筷子一抖,肉都掉地上了。
“突然这么大声干什么啊?”

索隆可惜的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肉,抬眼却望进了路飞那干净的眼底,那双大大的乌黑的眼睛写满了认真。索隆这才意识到路飞所说的喜欢是什么喜欢。

“所以说啊,你这个年纪真的很麻烦。”索隆伸手揉了揉路飞的头。
“才没有麻烦呢,我已经是能够独自战斗的战士了!”路飞有些不满的反驳道。
“说的也是呢,我的优秀的战士。”索隆抱住路飞的脑袋,用下巴压了压路飞的头,“那么,等你成年了你还这么喜欢我的话我们就在一起吧。”

路飞这个年纪正是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候,他渴望力量,敬仰力量,渴望每一次的战斗,而索隆作为兽王,正是这力量的顶点,路飞对索隆产生这样的情感很正常。所以,索隆要给路飞一段时间明白他自己的喜欢到底是什么喜欢。

离路飞成年还有三年,三年足够让路飞丰富更多的阅历,见识更多的事物,认识更多人,以及,遇到他自己真正的喜欢的想与其共度此生的那个人,然后正确明白他自己对索隆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路飞的成长真的很快,队里面已经没有他的对手了,路飞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亲卫队队长,并且获得了索隆的允许能够随时随地找索隆比试。路飞和索隆的每一次比试都会成为队里面的余兴节目,他们共同见证路飞的成长。

“我决定了!”路飞锤了一下左手,“我要成为兽王!”
“喂喂,当我不存在的吗?”索隆忙完后才去洗完澡,出来就听到了路飞的“震惊”发言。
“没有啊,所以说只要打败你就可以了吧。”路飞一本正经的回答。
“嗯,确实是这样的。”索隆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毛巾刮到了索隆耳朵上的耳坠,耳坠互相碰撞发出了好听的声响。


路飞看着索隆,看着水滴顺着索隆的发丝掉落在索隆的锁骨上留下印记,看着水滴顺着锁骨滑下在胸肌上停留,目光继续向下,看到了索隆好看有力又结实的腹肌,继续往下……被浴巾挡住了。

路飞突然有些口渴,他咽了一口唾沫,看见索隆又看向了他,不知为何有些慌张,急忙低头开始研究自己的手指头。索隆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拿起手旁边的一条干毛巾扔向了路飞,让他快去洗个澡。

路飞拿着毛巾飞似的进了浴室。脸红的像是被夕阳照射了一样。路飞捂着心口,心想,果然还是最喜欢索隆了。


路飞不怎么喜欢洗澡的,而今天他跑的特别快,索隆有些疑惑的看着浴室的方向。嗯,注意个人卫生了,真的是长大了啊。


今天的索隆也是很欣慰。



路飞最近很奇怪,看见索隆后脸会特别红,而且还来找索隆比试的更加勤快,索隆倒也乐得有人来找他比试,不至于让他在办公桌前坐的肌肉退化。

看到路飞自创的招式后,索隆欣赏的点评了一下其优点,然后又毫不客气的把这些招式的缺点不加掩饰的说了出来。路飞脸又红了,不过就一会。说实话,索隆其实挺喜欢看路飞脸红的样子的,虽然他更喜欢看路飞笑。

索隆大概是喜欢路飞的,因为路飞最近的奇怪举动并没有让索隆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反而享受其中。所以他经常拉着路飞去巡夜,去队里训练。两个人似乎是捆绑在一起了一样。

队里都默认他们的兽王在等待路飞成人的那天宣布他们结成伴侣,所以大家都接受了他们的“腻歪”。


“呐,队长,你和兽王陛下有没有那个啊?”一个队员八卦的凑近路飞。
“什么那个?”路飞一脸疑惑。
“就是在床上那个啊。”队员一脸天真的回答他。
“睡过一张床呢。”路飞说完喝了一口酒,酒果然不怎么好喝,辣辣的顺着喉咙一路下到了肠胃,路飞皱眉疑惑的想索隆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感觉。
队员见状也不知道说什么,看来两个人并没有那个。队员内心兽王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真伟大啊兽王陛下。

“索隆啊,”路飞趴在索隆的肚子上,“今天有人问我,说我们两个有没有那个。”
索隆差点没有一口水喷出来:“啊?”
“就是在床上那个啊,话说,那个是哪个啊?”路飞继续用天真的发问来触动索隆想喷水的神经。
索隆决定不喝水了。
“嗯……这个嘛……等你成年了就知道了。”
“哦,这样啊。”


路飞快成年时,狼人族头领拜见了索隆,说一定要让路飞回一趟部落举办成人礼,索隆也答应了。

路飞的成人礼索隆当然要参加了,于是索隆也前往了狼人部落。狼人族成人仪式比较繁琐,但寓意深远,会给路飞留下深刻的记忆,索隆觉得这挺好的,一个正式的像样的成人礼才能配的上路飞。

路飞在部落里有呆的开心,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年的狼人了,力量要更加强了,魅力也更加大了,他已经吸引了不少年轻姑娘,比如号称天下第一大美女的波雅.汉库克就已经拜倒在路飞的牛仔裤下。

看着路飞身边围绕着越来越多的人,索隆拿着酒杯的手不知不觉就握紧了,索隆感到心烦,他灌下了很多酒。可是他醉不了,心头的烦闷反而更甚。剪不断理还乱。

路飞终于注意到了这边,他绕过人群,来到了索隆的面前,拿起酒杯,和索隆碰杯。俩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索隆心头的烦闷随着这杯酒而消失了。

“路飞,三年前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什么?”
“记不得就算了。”
“哎?!算算算!怎么能不算呢!我还是最喜欢索隆了!我想和索隆一直在一起!”
“哦,这样啊,那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在你成年的时候让你知道那个是哪个啊?”索隆勾起一抹邪笑。
“记得!我想知道!”

…………………………拉灯……………………

“唔……索隆好厉害,我现在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路飞趴在床上声音糯糯的说。
“……”索隆耳根都红透了,但表情还是很正直,“你想吃什么?”
“肉!”路飞眼睛都亮了。
“说到肉你就兴奋成这样了啊,好吧,肉。”索隆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拿一些肉。
“唔……果然兽王最酷了,体力什么的太强了,我一定要打败索隆,这样的话就轮到索隆起不了床了……”
索隆听到路飞喃喃自语的话差点没有摔一跤,回头恶狠狠的对路飞说:“想让我下不了床?你这小鬼还早了五百年呢!”
“什么嘛,才五百年。”路飞撅起了嘴。
啊,忘了这小子寿命也很长……索隆的额角又开始抽搐了起来。

……………………END……………………

本来想写酷一点的,魔幻一点的,结果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orz
凑合着看吧orz
狼人一族闭关其实就是因为那个才闭关的,有发 情期设定,但是吧,我没有炖过肉,所以就不写了
那个狼人族头领请求路飞回部落办成人礼其实也是因为那个的闭关期要到了,在部落比较安全
索隆是知道狼人族发 情期闭关这点的。毕竟是兽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