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首鹰

all路飞党,主食索路
时潜水时活跃

🌟《摆渡人》梗

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那是一个在战争中殒命的灵魂。

战争真的很讨厌。任务一个接一个的过来,让人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我面前的场景变化了,诺大的战场,硝烟在空中弥漫。嘶吼声,兵刃交接的金属声,火药爆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战场。

我跨过那条模糊的与现实世界交接的界限,在炮火声中我看见了那个灵魂。他拥有一头看起来很柔顺的黑发,一具健硕的身体,他面带微笑的在一位少年怀中闭着那双黑色的眼睛。

这个构图让我想起了我以前渡过的某位画家的得意之作。那是我第一次了解了人类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感:温暖,爱意。

构图一样,但这里的大背景是战场,硝烟蔽日,空气都凝重到压抑,画面是灰和黑,以及年轻人背后刺眼的血洞所展现出来的醒目的红。这副画给人一种沉重之感,和那个画家的得意之作所展现出来的完全不同。

但这依旧使我想起那副温暖的充满着爱意的作品。看着那个灵魂脱离了那破损的肉 身,我向他点了点头。他明白我的意思,他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仍然是一副安然自若的样子,仿佛刚刚受到的直伤内脏的伤不存在一样。尽管灵魂感受不到肉 身的伤痛,但灵魂拥有记忆。

我不禁多看了他几眼。“你不在这里再看一会?”我开口问道。“不了。”他温和的回答。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抱着他身体的少年,少年的精神已经崩溃了,身体进入自我保护模式使那个少年昏了过去。

我知道那个少年是这个年轻人的弟弟,我也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有多深。这些都是这个年轻人的记忆告诉我的。

我身后这位年轻人步伐不乱的走着,没有回头。

身边的场景随着越过那条界限后远去了。这里是“荒原”。我的职责便是将灵魂渡到“荒原”尽头,保护灵魂不受恶鬼伤害吞噬。

“荒原”往往会呈现出灵魂内心的世界。在我面前的这个“荒原”却并不荒芜。这里是一片森林,这里的树木高大的可以遮蔽天日,四周的明亮又昭示着现在是一个晴朗的好时候。

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在战场上是死去的人内心反映出来的大多还是战场或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而这个年轻人的内心所反映出来的世界却是这么富有生机。

“啊,这里!谢谢你带我来到这,这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年轻人非常懂礼貌。“不,这里应该说是你带我来的。”我实话实说。

“啊,这样。”年轻人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一样的再次沉默了起来。我大概知道他在回忆什么。年轻的生命哦。短短二十年的寿命,能回忆的事真的是少到可怜。

我借此环顾了一下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木,湍急的流水,黑暗的山洞,陡峭的悬崖,壮观的瀑布。世之奇伟瑰怪皆浓缩于此。“荒原”上的山之森原来也可以如此真实。

到达第一个安全屋的时候天色还早,但“荒原”变化多端,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天会黑下来。于是我让那个年轻人在屋中休息,然后出门捡一些柴禾。

谢天谢地,这里是森林,不愁没有柴禾捡。我甚至还捡了很多留下给下一个灵魂用的柴禾。毕竟谁都不是和这个年轻人一样心境这么平稳。

年轻人很安静,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根本不需要吃饭睡觉这种琐事。然后他发现了自己根本不会累。“哈,这种感觉真是不真实。”他好像有些自嘲的意思。“不真实吗?可这也是现实。”我说。

他耸耸肩:“我们为什么不继续走呢?”跟这位年轻人说话是一种享受,我不需要编织谎言安慰那些弱小的灵魂一样的费神:“‘荒原’是变化多端的,保不齐一会就会天黑。那个时候恶鬼会出来狩猎那些灵魂,如果被它们吞噬,灵魂将堕入地狱变成恶鬼的一员。”

他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不吃饭不睡觉什么的还真的是不习惯啊,感觉少了什么东西一样。”我回答:“你可以睡一会的,尽管你并不困。天亮了我叫你。”

他突然笑了:“算了,不困就不睡了。我能给你讲一些我的故事吗?”他的故事我全部都知道,但我还是同意了。这毕竟也是一种消遣。

他目光放柔了许多,好像又陷入了什么美好的记忆中,我以为他要过一阵子在说,准备等一会的时候,他开口了:“你看见那个抱着我的人了吗?他是我的弟弟。”

“我们本来是三兄弟的,但我其中一个兄弟先走一步。他叫萨博,你见过他吗?”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那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金发男孩。但我渡过的灵魂中并没有这个人。我摇了摇头。

他有些惊喜的样子:“没有吗?那他是不是还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许那个男孩被我的同事渡走了,我并不确定。于是,我回答:“不知道。”

他好像是认定了那个男孩还活着一样开心的开始讲述他们兄弟之间的故事:一瓶达旦的酒,三个斟满酒并互相碰撞的小红碗,三张开朗阳光的笑脸。兄弟的羁绊从此开始。不管在哪里,在干什么,立场如何,都不能断绝的羁绊。即使是死亡。

我静静的听着。那画面在我的眼前呈现了出来。那副画面看着温馨明媚多了。我不禁勾起了嘴角。

然后他讲到了他的冒险,一个人扬帆出海,找到了许多伙伴,一路闯荡,赢得了一个“火拳艾斯”的称号。他知道他的弟弟在关注他,他也期待着和他弟弟的再次相遇。

他的自尊让他找到了他父亲曾经最大的对手,他想超越那个人,这样他可以走出他父亲的阴影,同时证明自己的强大。但新生的力量怎么打的过那么强大的存在呢。

他请求那个人放过自己的伙伴。而那个人却认他做了自己的儿子。从此,他拥有了父爱和家庭。

再次见到弟弟的时候,弟弟已经长大了不少。弟弟拥有了一群可靠的伙伴,他们之间的默契也磨合的很好。弟弟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一个只会跟在哥哥身后跑的小孩子了。

身为哥哥的他依旧有礼貌的将弟弟托付给了弟弟的伙伴们:弟弟这么爱胡来,身为哥哥的我很担心啊。那就拜托你们了。

本以为下一次的见面将在海贼的顶端。没想到这么快。这场战争让弟弟很快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弟弟的胡来依旧让他担心。

后来,我也知道了结局,就是那年轻人生命的最后一幕。

我又想起来他跟我走的时候的决绝,丝毫不像是担心弟弟的样子。“你最后怎么没有看他一眼呢?”我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他笑了,露出了他倒在弟弟怀里后的笑容:“因为,他还有一群值得托付的伙伴啊。”


评论

热度(11)